企业文化

Corporate culture

文化故事

企业文化>文化故事

中秋是轮异乡月

发布时间:2020-10-09阅读次数: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工作后,乡愁是一张长长的机票,我在这头,故乡在那头。

独自来到中山这个城市已有数月,好像也逐步适应了这里的工作和生活。到了周末或者空闲的晚上,总会习惯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篮球场边的长椅上,安静地听着歌、吹吹晚风,偶尔抬头看看闪烁的星星,望一眼异乡的月,感受一下中山燥热的晚上;或者只是单单坐一个会儿,沉下来思考一下工作和生活。来到这里以后,说从来不感到孤独,那是假的,毕竟这高高的楼,蓝蓝的天以及成片的香蕉林和故乡总是极不一样的。但这时,又总会对自己说,“人啊,终归要学会和自己独处”。但每每这个时候,要是能和家里的爷爷奶奶通上一通电话,又会感觉家里的幸福快乐又都回来了。

故乡的秋和中山是极其不一样的,记得那里的树叶总是四季分明的,会有薄薄的雾,高高的云和凉凉的秋风。秋天的时候,家里后院的银杏树叶开始泛黄,一阵风吹来,叶子轻柔柔地穿过风和阳光缓缓跌落在地上,形成一片耀眼的黄色。乡间树林里,成群的麻雀总是不知疲倦地飞来飞去,飞跃门口小池塘的荷叶,飞跃乡间低头的谷子,最后停在门前的老电线杆上,唧唧喳喳地呼朋引伴叫个不停。

故乡的秋总是凉嗖嗖的,怕冷的奶奶会早早地穿上外套,在某个下着小雨的早上,驻个拐杖,搬起木质板凳,安静地坐在廊前,听着淅沥沥的小雨;偶尔用拐杖划拨一下廊前跌落的雨珠,和忙里偷闲的爷爷唠会儿磕,讲讲家长里短,或者抱怨一下家里的柴米油盐。

说起中秋节的习俗,家里总是过的极其寻常的。白天会和若干个普通的秋收天一样,大人们或是忙着收刚刚成熟的谷子,或是在禾场打秋收的谷子,抑或是在门口晒好不容易收回来的谷子。毕竟,一年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都在这谷子上。到了晚上的时候,一家人会搬个板凳坐在家里的门廊上,静静的欣赏一轮皎洁的圆月。我和弟弟会吃着新买的带冰糖的月饼,记得里面总有几根黄色或者绿色的丝线。

那时候,奶奶总是右手拿着个手摇扇,不停地摇啊摇,生怕我们被秋日的蚊子咬坏了。毕竟,故乡的蚊子总是一群一群的,仿佛总也赶不完似的。爷爷或是会给我们出上三两联对联,或是讲讲以前的老故事,什么老秀才的故事,诸葛亮的故事,这些都是那些年从爷爷口中得知。在儿时的印象里,平时话很少的爷爷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侃侃而谈。所以那时候总觉得,爷爷似乎总是什么都懂……

记得有一年中秋晚上,我正和爷爷奶奶在门口纳凉,一边欣赏中秋的月,一边听爷爷讲故事,隔壁的小姐姐突然从家门口跑过来,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微微,你信不信,你抬头看着月亮,往旁边跑几步,是不是无论你往哪边走,月亮都会跟着你。”我半信半疑地试了一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竟然是真的。“可是,为什么月亮会跟着我呢?”我不解的问道,小姐姐在我耳边更神秘地跟我说,“在我那里,月亮也是跟着我的。”那时的我一脸不可思议,“月亮不是跟着我吗,怎么又跟着她了?”这又是为什么呢?虽然当时姐姐很认真的给我解释了,但是显然,那时的我并没有多理解……多年以后,我只是记得那天隔壁的小姐姐给我讲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秘密……

童年的回忆总是十分珍贵的,就像后来我再也没遇到过会跟着我的月亮,往后的月饼里不再有冰糖,爷爷的故事我也总是听过,隔壁小姐姐也不再给我讲秘密。转身,回头望一眼,我已离了故乡多远。

从故乡泥泞的小路中走来,一路跌跌撞撞来到这里。今年的中秋月圆依旧,但想起故乡,却总有一种孤独的向往,离开故乡越远,乡愁也就更浓。回头看一眼故乡那低低矮矮的房子和烟囱里缓缓冒起的袅袅炊烟,赏一轮故乡中秋的圆月。(梁雨微)

二航网群Networ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