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建设

party-masses working

党员风采

首页 党的建设 党员风采

大凉山中最闪亮的星

发布时间:2022-06-29阅读次数:

1935年,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毛主席挥笔写下“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的壮阔诗篇。87年后的2022年,在新时代的长征路上,我国在金沙江河段上修建了当今世界在建规模最大、综合技术难度最高的水电工程——白鹤滩水电站。为了做好水电站配套工程的技术服务,中交二航局青年们冒酷暑、战疫情、鏖战白鹤滩……在红色精神指引下一步步成长,将最美的青春铸刻在护卫“国之重器”的征程上。

星夜兼程,他是火线中的赶路人

2020年3月27日,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极其普通的一天,可是对于技术中心方案编制经理李送根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是他和妻子结婚10周年的纪念日。当晚,长沙一处庭院幽静而美丽,他打算在这个美好的夜晚与妻子共进晚餐。正当小俩口沉浸在久违的浪漫时刻,一阵仓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原来是宁南G353复建项目部总工马才良打来的电话。

李送根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抓着手机快步走到庭院的一处角落,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雄浑有力的声音,马才良说道:“喂,是李总吗?根据白鹤滩水电站的蓄水要求,我们项目的工期必须提前一年,尤其是总体施工组织设计、保通线路和黑水河大桥的施工,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做到万无一失啊!”

一阵短促的通话后,李送根眉头紧锁,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妻子。可时间就是命令,尽管全国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但是项目部保通任务十分重大。“非常时刻,党员要带头,我明天就得出发,不能陪你了……”李送根愧疚地安抚好妻子后,便电话联系他所在党支部,请缨成立突击队,解除“居家办公”状态,表示要在3月29日到达现场。

突击队李送根、黄程等一行4人,彼此都是未曾谋面的“网友”,星散于湖南、湖北、江苏三地。李送根明白,这是一次与疫情的较量,一场和时间的赛跑。通知到位后,李送根连忙规划路线,为赶上早上7点多到成都的航班,他于28日凌晨4点从家轻装出发,在月色的陪伴下驱车30余公里赶赴长沙黄花机场。一下飞机,还来不及拭去旅途的疲惫,甚至还没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他又继续登上了成都飞西昌的航班,并在西昌机场等来了相约而行的三位队友,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29日清早,西昌进入干风季节,异常的晴热天气让身着春装的团队成员十分难受。大伙儿抢上了6点最早的大巴,在山高坡陡、林深路远、沟壑纵横的大凉山区颠簸了4小时,终于按时抵达现场。李送根旋即与后方党支部联系,他坚定地说道:“我们已安全到达,请组织放心,我们将按时保质保量地完成各项工作!”言必行,行必果。为确保保通线路在2021年4月初之前全线贯通,他带领突击队成员“扎根”项目部一个月,实地踏勘了40余公里蜿蜒起伏的山岭建设路线,结合勘探数据和现场实际,优化了总体施工组织设计和保通线路施工方案。

敢闯敢试,他是急难中的挺身者

时间从初春来到盛夏,虽然保通线路施工方案考虑了种种不利因素,团队成员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大家真的踏上施工场地后,还是倒吸了口凉气。尤其是白鹤滩水电站蓄水保通线路重点控制性工程——碧迹河大桥,像一块绊脚石挡在了团队面前。

俯瞰碧迹河,两岸悬崖耸立,施工难度大,挖孔桩施工安全风险高。更令人担心的是,碧迹河大桥位于保通线路之上,由于下达的蓄水节点为2021年4月10日,因此,保通线路必须在此节点之前贯通。团队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施工过程的关键一战,从安全质量、施工技术、人员配备再到物资保障,都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面对如此紧张的压力,编制组进行了工期倒排,发现使用任何常规工艺都将会超过时间节点。时间不等人,此时团队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找可压缩工期的施工部位。可是,他们发现除了墩身施工外,其他部位的施工工期都基本固定,无法腾挪时间出来。在项目部的对接会议中,马才良忧虑地说道:“碧迹河大桥在关键线路上,墩身只有用滑模工艺才可以节省1个月的宝贵时间,才能满足工期要求,但我们没有做过滑模施工。”马才良话音刚落,会场陷入了寂静。

先期奔赴大凉山的方案编制主管黄程也在会议现场,马才良的话如同一道金光在他头脑中闪过。他想,滑模工艺一般不被采用,主要原因是混凝土外观难以控制。若在施工过程中采用一系列技术、管理措施,则可能解决这个问题。“滑模工艺不是不可以,”黄程说,“比如在模板上进行涂腊处理,可以减小滑升过程中混凝土表面与模板的摩擦,我们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完全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马才良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这位90后小伙子,露出会心的笑容。他紧接着又抛出一个问题,“小黄说的好。但是,滑模工艺我们之前没有做过,谁可以来试写一下?”

话音一落,会场再次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此时,黄程心里是纠结的。他知道这是一项富有挑战性的任务,他也从马才良的眼光中读出了那份期望。正在大家面面相觑时,黄程鼓起勇气承担了这个任务,“我来写!虽然我经验不是最丰富的,但请大家相信我,方法总比困难多,这第一只螃蟹我们吃定了!”寥寥数语,铿锵有力,刹那间,会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凉山之夏,火热的不只有天,还有黄程身上苦学苦干的激情。为了编制出一套优秀的方案,他经常是团队中最晚睡、最早起的一位。事实证明,滑模工艺“宝刀未老”,获得了业主的肯定,保通线路最终于2021年4月3日实现全线贯通,顺利保障了附近居民的交通出行需求。

智勇双全,他是工作中的小干将

黑水河大桥,地处库区腹心地带,与保通线路相连接。根据国家相关部门下发的“死命令”,白鹤滩水电站于2021年4月开始蓄水,8月蓄水将达120米之深。蓄水后,黑水河大桥5号至8号墩墩身一部分没于水中,其中8号墩身的“小短腿”在5月便即将被水位赶超,水位距墩身顶面不足30米。对二航人来说,这意味着要从陆地施工转为水上施工,铸造一座路景相融、颇具挑战的“水上公路”。

鉴于黑水河大桥是在水上作业,需要解决人员、混凝土、施工材料的通道和运输问题,突击队成员进行“头脑风暴”,李送根想起当年红军战士强渡大渡河时,在大渡河上方攀索悬渡。能否考虑在库区水面上方架设多根钢丝绳,形成连接两岸的临时通道,类似“猫道”方案。项目部经理尧建敏说:“郑文啊,你看猫道方案怎么样呢?”“郑文,你怎么看?”,这在团队是一句百听不厌的“群聊”。黄郑文是一名80后党员,是团队中脑瓜机灵、经验丰富的有为青年。不过,这两个方案却都被黄郑文否决了,他直击要害道:“猫道具有柔性,而混凝土泵管是刚性材料,且需设置上下两层猫道来分别满足墩身及上部结构施工,成本投入较大。”

正当大伙儿一筹莫展时,黄郑文突然联想到了当年中央红军尝试在金沙江架设浮桥的故事,能否将它借鉴到此次水上施工中呢?因为他前期通过现场观察,发现水流流速较小,适宜架设浮筒式浮桥。他继续说道:“我看浮筒式组拼的浮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之后,在方案组的支持下,他立即搞起了浮桥研究,通过对猫道和浮桥方案进行比选,他在缜密的推演分析后依然建议使用浮桥方案,并通过第三方复核验算,项目党支部最终采纳了该方案,并安排他对这项急难险重工程进行详细指导。

“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浮桥方案虽然具有优势,但受水位影响较大。为破解该难题,黄郑文夜以继日地开展文献搜索、访谈、对比分析,终于找到了“金钥匙”——倘若在一系列计算分析的基础上,在锚绳上分段设置海锚,以适应水位变化,浮桥便完全能够满足施工要求。最终,团队成功玩转“水上漂”,不断“长高”的墩柱逐渐甩开水面的追逐,跑过了蓄水速度,打消了百米水深库区桥梁建设“烂尾”的疑虑。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宁南复建项目技术服务工作组通过“党建促工程”的方式,始终高擎党旗,迎“疫”而上,他们像大凉山区天空中最闪亮的星,闪耀自己、播撒光明,用实际行动诠释初心和使命,以精品工程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王元鑫)

企业信箱Enterprise mail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