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建设

城建先锋

党的建设>城建先锋

我应该拿起父亲的扫帚

发布时间:2020-03-11阅读次数:

“总感觉自己像个逃兵一样,感到深深地愧疚,我想我应该继续拿起父亲的扫帚”。佘宝逵看着家门口布满尘土、无人打扫的村村通公路,心里不时地涌现出这样的情感。





在农历腊月二十七,结束了在龙泉山项目一年忙碌的工作,佘宝逵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到湖北随州老家过年,尽管这时不明原因的肺炎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但还是不能阻止回家团圆的脚步。


“父亲是一名老党员,也是村里的勤快人,哪家盖房子,砌墙院找他帮忙,他从来都是一口答应。以至于有时候到处帮忙,反而把家里的事情落下了。”佘宝逵这样回忆自己的父亲。七八年前,村里修了一条村村通公路,村民们出行变得更加便利,终于改变了以前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泞小路,走上了水泥路。根据公路的养护需要,村里也开始找打扫马路的清洁工,每年补贴300元,因工资实在太低,很多人都不愿意干这项工作,但马路总还得有人来管。父亲得知情况后,他便跑去告诉村委会,表示他愿意干这项工作。刚开始村委会的同志觉得父亲年纪比较大了,这份工作又比较辛苦,而且孩子都有不错的工作,根本就不用来讨这份‘苦’吃”。但父亲说:“我是一名老党员,能够继续为群众做点事情既是我的本分,也是我的荣誉,就放心地交给我吧,我一定将马路扫得干干净净的。”


“就这样,父亲成为了这条5公里长的村村通公路的清洁工,隔三差五就要来打扫一次,每年至少要打扫200多次,每次都得一个多小时,几年下来,总共差不多得有六七千公里,每扫1次可能连2块钱都不到,但父亲坚持到了最后”。佘宝逵认为,父亲没有把打扫公路当成一种为了糊口、不得已而为之的苦差事,而是当成了一种责任,一种使命。


如今佘宝逵的父亲不在了,疫情期间,所有人都隔离在家,路也好久没人去扫了,每次看着早已布满尘土的马路,佘宝逵总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于是,他便像父亲当初一样找到村委会的同志,希望能够在疫情期间做村里的志愿者,继续打扫村村通公路。“村里可能觉得我是一个党支部书记,让我去打扫公路可能不太合适,便婉言拒绝了”。


回到家中,佘宝逵在新闻里看到众多党员同志冲锋上前,奋战一线,舍生忘死的工作,看到无数感人至深的抗疫故事,而自己却像一个逃兵一样躲在家里,浑身不是滋味儿,他便拨通了村支书的电话,希望再争取一下。他说;“如今很多党员同志都冲锋一线,而我也是一名党员,我真的很想替村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也为抗击疫情尽自己的一份力。”看到佘宝逵如此诚意,最终村委会的同志便最终同意了。


清晨,佘宝逵戴好口罩,重新拿起了父亲的扫帚,母亲也跟着去了,一扫帚、一扫帚地将尘土扫出公路、一步一步地向终点移动,佘宝逵的脑海里却不时地浮现出父亲的样子。“你真和你爸一个样儿嘞”佘宝逵的母亲在旁边如是说道。虽然疫情期间,很少有人员、车辆流动,但佘宝逵还是每隔两三天便去打扫一次,保持整条公路的整洁。


在打扫村村通公里的同时,佘宝逵还临时成为了村里的“快递员”。在刚回老家的那几天,交通管制已经慢慢严格起来,村里很多回乡过年的年轻人在网上买了口罩、酒精等防护用品,为避免人员不必要的流动,佘宝逵便主动开车到镇里领取快递,逐一送至各家门口,并告诉大家只要减少外出,做好防护,一定没有问题。


“父亲是我的榜样,在我心里,他保持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品质和热情,父亲的扫帚就如同一面旗帜和一个火炬,代表了一种最勤劳质朴、勇于奉献的精神,我希望可以好好地传承下去。”佘宝逵动情地说道,便又拿起了父亲的扫帚,出门而去。 (龙泉山  冉崇森)

二航网群Network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