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业务动态

新闻中心>业务动态

聚焦东部片区(4) | “梁”上君子刘伟豪

发布时间:2021-07-01阅读次数:

6月27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正式投运,这让中交二航局空港大道二期工程项目技术员刘伟豪特别开心,因为他参建的天府国际机场交通“主动脉”——空港大道二期工程北端也提前一天通车。


“空港大道一端连接着日新月异的城市新风貌,另一端是大都市国际枢纽机场,毕业就能参建这样的大工程,我很自豪。”说话间,刘伟豪两眼噙满泪花,脑海里涌现出他与“梁”杠上的无数个日夜。

今年1月19日晚上10点,刘伟豪正在北端施工现场负责右幅12号盖梁浇筑,突然间出现混凝土大量侧漏,只见混凝土从裂缝之间汩汩而出。“马上停止浇筑!”他大声喝止到。盖梁是支撑桥梁整个上部结构的关键,混凝土侧漏处理不好,轻者影响盖梁整体性,重者拆除重做,这不仅给项目造成经济损失,还耽误工期。想到这里,刘伟豪不禁捏了把汗。

“要尽快找到爆模的原因,才能确定整改措施”。他把侧漏处的混凝土铲开仔细查找,原来在模板底部与墩身的连接处,模板之间有一条30×3厘米的缝隙。为确保密封性,现场作业人员切割了一块相应尺寸的木板塞了进去,并用螺栓加固。但在混凝土浇筑的持续“加压”中,螺栓松动,木板无力支撑导致混凝土侧漏。

找到原因后,刘伟豪立刻制定封堵方案,增加螺栓,拧紧加固,堵缝治漏,防止混凝土继续侧漏。为了让项目领导及时了解现场进展,刘伟豪将现场照片发给了分管领导。熟料,他正常的汇报工作,在工人眼里却变成了“告密者”,十余名剑拔弩张的工人将刘伟豪团团围住,一番唇枪舌战之后,几名工人愤然离开。

然而,浇筑一半的盖梁停不得呀!刘伟豪咬咬牙,一把抱起泵车的泵管,临时当起了“混凝土工”。面对这个“小个子”关键时刻的“大担当”,现场工人也“忘记”了先前“不愉快”,留下的工人快速进入状态,纷纷配合抹面、振捣等工序。

凌晨3点,盖梁混凝土浇筑完成,刘伟豪瘫软在地。“虽然受了点委屈,但只要能推进施工保证质量,值得!”刘伟豪说。

和梁“杠上”的刘伟豪把认真负责的工作干劲儿延伸到了他负责的每一道工序和每一个岗位。

今年3月,刘伟豪临阵受命被派驻到箱梁预制场,蹲点把守箱梁生产质量。进驻梁场后,箱梁预制的每一道工序,刘伟豪都必“钉”现场卡规范,一丝不苟抓箱梁质量。

有一天凌晨两点,酣睡中的刘伟豪被接二连三的手机消息提示吵醒,迷糊地点开信息,他顿时睡意全无:现场提前进行箱梁预应力张拉了!

原来,制梁场工人在预制箱梁拆模后,仅一天就进行预应力张拉施工,即使是高温的夏天也需4-5天才能达到强度要求。按照设计规范,在混凝土强度达到90%以上,并且混凝土养生时间不少于7天的情况下,预制箱梁才能进行预应力张拉施工。就算工期紧,这也是绝不能触碰的安全生产红线。

“绑钢筋、关模、浇筑、拆模,哪个工序我不在现场?为撒子半夜‘阴到起’张拉不通知我?都不要命了咩?所有人员马上疏散!”看着箱梁上的丝丝裂纹,刘伟豪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箱梁长25米,单根钢绞线长26.5米,预应力张拉是通过钢绞线提前给箱梁增加拉力,让箱梁发生一定形变,从而提高它的刚度、耐久性及抗弯能力,但一旦拉裂,箱梁中的钢绞线弹出,它的弹射力将超过接近二十吨,就算是一辆汽车,也会像豆腐一样被切成两半。想到这里,刘伟豪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及时赶到。

事情既然发生了,怎么处理?作为“业主代表”的刘伟豪给了生产方半天时间考虑,也同时汇报了项目领导。“要么退掉钢绞线和锚夹片,重新张拉,但这明显不符合规范要求;要么报废。”面对项目领导看似给出的“两条意见”,实则只有一个方案,但这也正是他心中的“标尺”。

“刘工,你看看,我们整改一下,质量绝对没问题,你放心……”“老黄瓜刷绿漆”让刘伟豪一点也“不放心”,因为再看到这榀箱梁时,细小的裂纹已被水泥“敷了面膜”。

“我们修的是连接天府国际机场的‘主动脉’,干的是良(梁)心工程,绝不能在质量上有任何瑕疵!”随后,刘伟豪开出了报废联系单。

两周后,在刘伟豪寸步不离的“卡护”下,一榀全新的箱梁出场,看着它稳稳的装在了运梁车上之后,他舒展了眉头,又快步钻进通勤车朝制梁场驶去。(陈娟)


二航网群Network group